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聯合報】劉昌德:為低薪而道歉:《奇蹟的女兒》是勞動與性別的雙重壓迫 (1773)

政府官員們發表勞工「平均月薪近六萬元」、「實質收入創新高」的一連串「幹話」奇觀,讓底層的低薪勞工瞠目結舌,只能紛紛為了自己「拉低平均薪資」向社會道歉。「謙卑再謙卑」的抗爭姿態,一直是台灣勞動者的宿命。

公視於上週推出的《奇蹟的女兒》,描述七〇年代以青春譜唱「孤女的願望」的女工,如何在紡織廠的剝削中掙扎、又如何受到管理階層男性職員的騷擾欺凌,彷彿預見了四十年後她們下一世代,同樣謙卑的勞工、及同樣遭受低薪剝削與性別壓迫的困境。

改編自作家楊青矗七〇年代後期「工廠人三部曲」系列小說的電視劇,無論是在當年還是現在,都具有兩個為「底層發聲」的獨特意義:一是勞動,二是性別。

首先,楊青矗此一系列基於工廠親身勞動經驗、及一連串實際訪調而寫成的短篇寫實小說,光是主題便不見容於解嚴前的威權體制。為了避免被扣上傾共的「工農兵文藝」帽子,作家還得在書跋中「自清」,表示自己的寫作:

一直跟蔣院長(經國)時時刻刻要大家反應民間疾苦……說真話不謀而合。(《工廠女兒圈》,p. 251)

字裡行間謹慎小心,卻仍不免因美麗島事件而入政治獄,當年作家處境的艱難可見一斑。

工人主題的作品在戒嚴時期受到政治力壓抑,到了解嚴之後「台灣錢淹腳目」的八〇年代,經濟成長及賺錢揮霍被奉為硬道理,勞工的辛勞與苦難繼續被社會不屑一顧。在三部曲的卷尾,筆名「許南村」的陳映真這樣評介:

楊青矗的社會正義和人道主義……搖撼了一些以表象的繁榮,冰冷的經濟指數為「進步」的偽理性主義者傲慢、冷血的自我主義哲學(《廠煙人》,p.203)。

對照日前世界競爭力報告中,台灣排名下滑且落後中國,官員竟指稱「調升基本工資,勞動條件改善後,降低企業效能,才拖累整體排名」,將競爭力與企業獲利建立在惡劣勞動條件上,更可以看出政府與老闆的姿態,正是陳映真所說的「傲慢、冷血」。

其次,《奇蹟的女兒》的取材主要在原著第二部《工廠女兒圈》的兩個短篇,更具有性別平權意義。在〈龜爬壁與水崩山〉中,喜愛藝文創作的年輕女工(電視劇由溫貞菱飾演),為了家中生計,中學畢業後與同鄉來到工廠,不但工作辛苦,又遭到管理階層的辦公室男性職員的騷擾與猥褻。女主角因工作受傷後,廠方不聞不問,引發女工們不滿,集體跳槽抗議使得工廠停擺。

更強調工廠性別議題的〈陞遷道上〉,則是電視劇中另一女主角的藍本(連俞涵飾)。年輕貌美且能力又強的女領班,被利用權勢的男主管以晉升為餌誘姦。小說中的男主管靠著巴結外資老闆,一路升官成為廠長;他不顧女工工作負荷,無理地要求無限制加班趕工,終於引發反彈與抗爭。女領班在認清主管嘴臉之後,也加入基層女工的集體抗爭。

2017年起席捲全球的 #metoo 反性騷擾運動,掀出職場內部分男性挾權勢欺壓女性的黑暗面。遭到勞動與性別雙重剝削的台灣女工,一直都是最緘默的一群;即使是以藍領勞工的提神飲料廣告中,致敬「經濟奇蹟幕後英雄」的對象,都不見女性勞工的身影。

當前普遍低薪的台灣社會,或許更能體會四十年前小說中的「警世語」:老闆賺錢快如「水崩山」,職員靠薪水存錢則慢如「龜爬壁」。慣老闆其來有自,職場中的性別壓迫也仍是現在式。楊青矗在書跋中,打破了台灣經濟奇蹟靠中小企業(男)老闆們闖蕩與貢獻的主流史觀:

我認為這些奇才並沒有什麼了不起,除了「時勢造英雄」之外,應歸功於政府政策的輔導和女工廉價的工資。無以數計的女孩在她青春的待嫁期間,拿微薄的工資默默地為經濟發展貢獻個人的力量,使創業者賺大錢,累積資本造成奇才(《工廠女兒圈》,p.242)。

去年的電影《馬克思:時代青年》中直指當時資本家冷酷虐待未成年童工的一段對話,也呼應了四十年前台灣「奇蹟的女兒」、及當前低薪勞工所面對的惡劣環境:

老闆:童工才能帶給我們市場競爭力……我總不能當第一個不用童工的老闆,那樣我很快就會破產的。整個社會就是這樣運轉的……一旦工資成本提高,就完全沒利潤可言了。
馬克思:你所定義為利潤的東西,在我看來就是赤裸裸的剝削。

同樣為受壓榨的底層勞工與女性發聲的《奇蹟的女兒》,還給女工在台灣經濟發展中的應有地位,更期待有更多屬於底層的影視作品,揭穿官員與老闆的傲慢冷血,重新還給所有勞工該有的尊嚴、以及該有的薪水。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關鍵評論】李修慧:華山草原兇殺案:先貼「原住民」標籤,又說是「嬉皮文化」的錯 (2485)

台北市華山草原近期發生兇殺案。教授射箭的陳姓嫌犯參與在華山草原舉辦的藝文活動,5月31日在他自組的工作屋中殺害來學習射箭的高姓女子,並分屍棄屍。但也因為陳姓嫌犯在有嬉皮風的「120華山草原自治區」活動期間犯案,又曾被認為是「原住民」,嬉皮文化與原住民也成為這次案件的討論焦點。

《中央社》報導,據警方調查了解,被害者高女在5月19日從臉書上認識現年37歲陳姓男子,進而向他學習射箭相關事宜,間隔約10天,兩人才在5月29日首次見面。

陳男供稱,他和高女在5月31日深夜於華山草原的小木屋工作室飲酒,其他人離去後,陳男意圖性侵高女,被高女遏止,陳男憤而徒手將高女勒斃;隨後再於6月3日持15公分長的魚刀肢解屍體,用塑膠袋裝成七袋,6月4日騎機車載往雙北市交界山區丟棄,警方昨天搜山尋獲全部七袋屍塊。

高女的家人分別於6月1日、3日報失蹤,警方偵辦期間,曾訪查過陳男,但他當時辯稱不知高女去向,且犯案後期間,仍照常開課教授孩童。

台北地檢署偵辦北市華山草原分屍案,昨晚10時左右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羈押禁見陳姓男性嫌犯;北院開庭後,認為陳男犯嫌重大,有逃亡、滅證之虞,昨晚11時30分裁定羈押。

嬉皮文化、藝術活動因為殺人案成為眾矢之的

這次發生兇殺案的地點,位於台北市華山草原的陳姓男子的工作木屋「野居草堂」,事件發生期間,正是台北市將草皮出借給藝文團體「眾青陣」舉辦「120華山草原自治區」的時間,「120華山草原自治區」也因此引起討論。

(中央社)根據都更處網站「URS 27華山大草原」是市民大道二段以南與北平東路以北所圍區域,曾是閒置多年的歷史月台,1989年鐵路地下化後荒廢至今;基地內除了小白屋、防空洞等無法開放外,其餘為開放空間。

台北市政府都更處處長方定安今(19)日指出,為了多元活化閒置土地,市府訂有「都市再生前進基地」(URS)計畫,目的是使閒置土地或房舍能夠被活化利用,促進文化、地區發展或多元創新,因此開放民間團體提出對閒置空間的再生活用計畫。

藝術團體「野青眾」的申請經委員審查通過後,都更處於是從去年11月到今年6月底,將華山草皮出借給他們使用;當時「野青眾」提出一些具有實驗性質的草原文化活動,據他所知,後來也不曾接獲對土地使用方式的負面投訴。

他指出,華山草原6月底就要收回給司法院,興建司法園區;對於出借土地竟成分屍案地點,都更處非常遺憾,正聯繫申請單位,查證「野青眾」與嫌犯的關係,未來也將檢討、了解土地與房舍出借後,是否有不當使用情形,並將自即日起暫停一切活動。

120華山草原自治區主辦單位「野青眾」也於粉絲專頁發布聲明,首先向受害者表達哀悼。接著野青眾解釋草原自治區的提案計畫,為了讓更多不同理念與價值觀匯聚,因此,野青眾公開徵選創意提案,並要求提案人必須遵守管理單位之規定。野青眾團隊也強調,對於草原自治區計畫的相關硬體、設備,皆有定期進行安全維護、檢查,但針對提案計畫而增設的硬體與空間,則要求提案人自行維護管理。

野青眾表示,這次兇殺案的犯罪嫌疑人,正是公開徵選的自願參與者,並非計畫團隊的成員或幹部,嫌犯以「推廣傳統弓道技藝計劃」成功申請,於是在原空間供其設立工作木屋。

案發的5月31日當天,華山大草原舉辦免費座談會,座談會於當晚10點前結束,而後則進行自由交流活動,計劃團隊於11點前就進行場地清潔動作,但由於當時還未接獲有參加者失蹤的消息,加上「野居草堂」屬於自主提案所設立之空間,且野居草堂當時上鎖,為尊重申請者隱私,並未進入檢查。6月2日,受害人家屬前來詢問後,團隊就立即協助在附近與網路上搜尋,並配合警方和家屬進行調查。

不少網友認為120華山草原自治區具有波希米亞風、嬉皮文化,但由於類似的活動在台灣相對少見,兇殺案發生後,不少人開始抨擊活動。

《蘋果日報》報導,華山草皮附近鄰長到場表示,草原自治區內每天都聚集很多人,也有許多外籍人士,部分人裸上半身,「重低音音響三更半夜非常吵鬧,報警處理他們也只是先暫停,警察走了又重新開啟。」鄰長說,甚至還曾號召「全裸除罪化」活動,「一堆裸體的人在帳棚裡面不知道在幹嘛,這是公共場所,小孩在這裡活動若是看到,父母要怎麼解釋?」

也有許多網友們要求團隊離開華山草原,「這塊地還請政府速速收回管制起來吧,再放任下去不曉得還會發生什麼荒唐事」「這一群人讓我們帶孩子去華山玩都不敢靠近那裡,快撤了吧!」

但也有人認為應該就事論事,錯在殺人兇手,而不是主辦單位。台灣大學學生黃逸薰就在臉書上貼文表示,案件傳開後,很多人呼籲管制華山草原,「或許因為過去草原自治區辦的活動,和某些次文化享有某些共通性,也就很快地和各種刻板印象重合了」,兇殺案被認為是文青/性解放/藥物/電音/裸體主義等文化的錯。但黃逸薰提醒,在台灣其他的地方,學校、夜店一樣會發生犯罪,「為什麼我們可以責怪次文化?」

她說,「難道一座城市裡面,就只能有一種獲得娛樂的方式嗎?難道只有政府由上而下規劃的文創園區是唯一的正當化休閒嗎?難道我們只匹配夜店的標準化電音嗎?我們不能在城市裡的一個角落,嘗試更多關於生活的可能性嗎?如果沒有這些實驗和碰撞,那一座城市如何豐富有趣?」她也提醒大家,重視犯罪案中可能存在的性別化因素。

重點不是兇嫌「是不是原住民」,而是為什麼要特別點出「原住民」

此外,兇嫌陳男日前在做文化工作時,曾被報導為原住民賽德克族,因此不少新聞媒體第一時間都以「原住民」當作標題。但經過查證,陳嫌雖學過學過射箭、狩獵,但其實沒有法定原住民的身份和血統。

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理事Savungaz Valincinan表示,這次案件的重點並不是兇嫌「是不是原住民」,重點在於「標籤炒作」和「污名連結」,Savungaz Valincinan質問,「為什麼原住民這個身份要拿來當作標籤、強化污名和族群身份的不當連結,一再反覆的助長歧視?」

當代原住民青年藝術家詹陳嘉蔚Djubelang在FB貼文解釋,當人們看見難以接受的事實的時候,我們都會先貼上「標籤」,去建構一個理由來說服自己接受。這次案件中的標籤,包括「性侵」、「藝術」、「原住民」、「嬉皮」、「性解放」等。但詹陳嘉蔚Djubelang提醒,人們在使用這些標籤,保護自己的同時,卻可能對標籤所代表的這群人造成傷害。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商業周刊】田孟心:愛爾達砸大錢轉播世足,收費為何變免費?連CEO都當小編回客訴...關鍵2天的危機處理內幕 (4198)


你現在位於《商業周刊》全新推出的「管理頻道」,我們用最新的企業案例,帶你思考數位浪潮下該如何轉型、戰勝不景氣!
☛訂閱管理趨勢報,每週免費獲得管理頻道最新消息

全球矚目的世足賽開打,對於獲得授權轉播的平台來說,應該是大好商機,尤其是以轉播體育賽事起家的愛爾達,早已磨刀霍霍,準備迎接訂閱戶創新高。

然而,用盡心機的排練,還是低估了網路收視的趨勢,第一天湧入的10萬人潮給愛爾達上了一課。「這是新媒體收視時代的來臨,」創辦人兼總經理陳怡君說,「大家越來越習慣用OTT,以前這個趨勢沒有這麼大。」

新媒體時代:用戶體驗擺第一

爆量的觀眾急著訂閱,在註冊、登入的程序上大塞車,導致直播當機,陳怡君一邊處理客訴,一邊思索:「既然這是一部大家都想看的電影,但此刻全擠在售票口,讓原本有買票的觀眾沒辦法看,」「那我不如直接拆了售票亭!」

一不做二不休,售票亭就這樣暫時拆下來了,愛爾達在世足賽的第一天即開放讓觀眾免費看網路直播。但最初仍認為可能有轉圜,所以低調進行。

第二天,陳怡君心想,流量既然這麼大,不如導流給長期合作的中華電信OTT平台Hami Video,然而,比第一天更多的人流還是瞬間淹過來,再度造成堵塞。畫面卡、音訊斷,各種投訴再度上門。

第三天清晨,當精彩的西班牙對葡萄牙賽事結束,陳怡君就知道愛爾達只剩兩條路:

一、繼續付費制,可能再度當機
二、免費直播,降畫質

6月16日,各大媒體無不大幅報導上愛爾達免費看世足的消息。20多年業界經驗,讓陳怡君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後者,「用戶體驗絕對是最重要的。」既然用戶體驗是最高策略準則,只能忍痛將售票亭正式拆掉。

做這麼突然、這麼大的決策,公司內外都沒有反抗聲音?

危機管理:要會「看勢」,要有「備援」

首先,部分原本就付費看中華電信MOD愛爾達體育台的觀眾,當然會認為不太公平,但愛爾達讓免費收看網路直播的畫質只有原訂高畫質的一半,「MOD用戶的收視畫面絕對要清楚」,也贈送中華電信Hami Video帳號一個月作為補償,充分安撫了老觀眾不平的情緒。所以MOD用戶數、收視率不但沒掉,還搭著世足賽熱潮創新高。

此外,即使免費版的畫質只有一半,新觀眾的滿意度其實也沒受到太多影響,因為使用行動裝置的小螢幕,對畫質的要求自然相對較低,愛爾達可以說是兩邊都不得罪。

而公司內部,160人的組織,說大不大,卻也不是三、五人的小公司可以迅速溝通,員工能在第一時間馬上配合高層決策,無論是工程團隊即時修改網頁、其他員工輪番上陣處理客戶需求,都是透過北京、倫敦、里約奧運等大型運動賽事,長期訓練養成。陳怡君說,這幾天都親上火線回覆客戶,不管是電話客服、臉書小編,都與員工分著做,「每天都凌晨5點才下班。」

世足賽來到第6天,愛爾達將這場賽事從危機變轉機,雖然失去了一些新用戶,但賺到老用戶的良好體驗和公司聲譽,陳怡君認為這是非常划算的決定。她的經營哲學是要會「看勢」,「當勢不順你的時候,一定要及時反應,而不是認為風口過了就沒事。」

她舉例,第一天發現當機,如果因為畫面有回復就當個案處理,還是堅持付費訂閱制,這局就輸慘了。但她也強調,之所以能快狠準做策略重規劃,靠的就是平時的累積,例如前述的員工教育訓練,以及其他商業模式的替代。

像是開放免費收看就沒辦法賺錢嗎?愛爾達火速轉換成廣告收費模式,這幾天下來靠數十萬的大流量也有不少廣告進帳。陳怡君表示,雖然開放免費看真的是事出突然的決定,但廣告模式和訂閱模式的不同配套都早有規劃,她稱這叫作「備援機制」。

8月,下一場大片「亞洲運動會」將登場,陳怡君有自信帶領著愛爾達「順勢而走」,無論是售票亭擠太多人或其他難題,都準備好見招拆招。因為扎實的前置與後援規劃,早已是愛爾達的日常。

☛MBA明星講師開講、企業如何戰勝不景氣,都在《商業周刊》管理趨勢報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

【風傳媒】觀點投書:政府不要再逼台電人說謊背黑鍋!:觀點投書:政府不要再逼台電人說謊背黑鍋! (2850)

作者表示,台電因為缺電,被逼得不得不降壓。(資料照,取自網路)

作者表示,台電因為缺電,被逼得不得不降壓。(資料照,取自網路)

因為政府的非核家園政策,導致嚴重缺電。台電調度處被逼採取降壓供電,區營業處被逼去工廠宣導強制節電(絕對不可以說限電),被民眾罵到臭頭。

我身為台電員工,不忍心夥伴背黑鍋,所以站出來幫台電講話。(見:台電基層員工的告白─降壓供電也是被逼的!)但經濟部及台電在6月12日晚間發的新聞稿,反而指控本人誤導大眾視聽。

以新聞稿所言

「台電澄清,該篇投書的推論並不正確,在實務面上,若遇見特殊情況需降壓運轉3%,也是在法定電壓變動範圍定義5%內,因此不會降壓8%變成102伏特的情況,而且各地的配電調度中心隨時自動調整電壓,並搭配人員24小時輪班監控電壓的狀況,請民眾放心。」

我相信就配電調度中心看到的電壓是在此範圍。調度中心的同仁非常辛苦,我也有學長或同學或學弟在那邊,我也知道他們隨時監控,戰戰兢兢維持電力系統,當有事故時他們壓力比誰都大!

根本的問題,其實不是降壓運轉,而是「為什麼」要降壓運轉?因為備轉容量不足,白話說就是政府一直不敢承認的缺電!

因為備轉容量不足,發電系統沒有足夠時間好好安心檢修,電廠歲修時程都被打亂甚至被壓縮,只因為要趕快發電併網。因為備轉容量不足,造成頻繁的降壓運轉,配售電系統同仁承受第一線的民怨壓力。

一個備轉容量不足,結果台電從上到下,從發輸到配售,都深受其害。

我在上一篇文章特別提到「決定降壓的調度端也看不到末端用戶的資訊」,除非每一個末端用戶都裝設智慧電表,且這個智慧電表能隨時偵測電壓和自動回報數據,否則上面的人永遠看不到末端電壓。

請注意,這個目前國外也做不到。以我所知,目前智慧電錶只有顯示度數,紀錄用電量時間,也不會有即時電壓回報。

用戶有時打電話到我們營業處,回報電壓不足,這時候我們就會去量配電系統二次側的電壓,也就是電力經過「變壓器 ─ 低壓線路 ─ 電表 ─ 屋內線路 ─ 插座」,配送到用戶家裡,表前和表後的電壓是多少。

用戶反應後,台電會派員調整變壓器,盡可能將電壓補償回正常電壓。但調這個很費事,要先停電才能調,而且要算好再調,否則等電壓恢復,變壓又會太高。例如有一個變壓器,中午電壓102V,我調高10%,來到112V。但到晚上負載變輕,電壓回復正常110V,加上變壓10%,就變成121V,有點危險。

電壓類似水壓,要看源頭端有沒有正常壓力供水,再看輸送過程的消耗。

有一些,確實是整條饋線的負載過重,沿路都是工廠,一直送到你家,電壓就會比較低。但有一些,則是因為缺電,源頭端降壓供電,加上原本就有的用戶消耗,送到末端的電壓就更低,然後用戶就會打電話來叫我們去看有沒有問題。

但今天公司要說我推論不正確,我就讓證據說話,看看電壓到底是多少。

這些照片是2016年6月1日,用戶反應電壓過低,我們一位弟兄出去現場量到的電壓。正常值應該是380V,最低應該也有361V。但是當天量測到的實績值卻分別是353.4V、357.3V、352.6V,變動範圍達7.2%。

台電基層員工的告白:政府不要再逼台電人說謊背黑鍋。 當天量測到的實績值卻分別是353.4V、357.3V、352.6V。(作者楊家法提供)
當天量測到的實績值卻分別是353.4V、357.3V、352.6V。(作者楊家法提供)

他回來痛批,「公司要降壓,用戶電壓也讓台電降的離譜,380V的電壓剩360V不到,這就是公司作生意的誠信嗎?」

奇怪,公司不是說,降壓運轉3%,也在法定電壓變動範圍5%內嗎?怎麼反而是出現我說的,偏差到接近8%,超出法定值的情況呢?

因為那一天的備轉容量率,是2.81%。前一天的備轉容量率,則只有1.64%!調度處早就下令降壓供電,還是抱著頭在燒,調度處緊盯著螢幕連廁所都不敢去上,每天下班都要血尿了!大家都敢怒不敢言!

我幫台電人發聲,台電公司竟然告訴社會,我在誤導大眾。我怒,我為弟兄們怒,所以我反擊。但我知道這樣,為難的是夾在中間寫新聞稿的同仁。

而且公司的澄清,真的搞錯重點,重點是台電因為缺電,被逼得不得不降壓。如果不是因為缺電,還有其他原因嗎?請台電告訴大家,實施降壓運轉的法令,是不是叫做「電源不足時期限制用電辦法執行及通報機制」?

看看我們5月份,31天裡面竟然有14天,都是因備轉容量太低,啟動降壓運轉(標示紅色部份為低於6%),這樣是正常的嗎?

台電基層員工的告白:政府不要再逼台電人說謊背黑鍋。5月份,31天裡面竟然有14天,都是因備轉容量太低,啟動降壓運轉(標示紅色部份為低於6%)。(作者楊家法提供)
5月份,31天裡面竟然有14天,都是因備轉容量太低,啟動降壓運轉(標示紅色部份為低於6%)。(作者楊家法提供)

我的投書並非要造成台電網內互打,讓有心人見縫插針。我知道有許多好長官都是為公司,這篇投書一定又為難同事了。今天就是經濟部壓著台電,一定要寫新聞稿針對我的文章反打回去。難道台灣要充滿謊言,不管專業,什麼都為政治服務?

這幾年來台電背夠多黑鍋了,有時連經濟部或能源局都幫著外人來欺負台電,結果搞到全國民眾都每天擔心停電!

政府因為缺電搞到信用破產,社會人心惶惶,耳語四起,台電公司幾萬名員工就變成替罪羔羊!我們會持續廣泛收集電壓數據,我們相信越來越多真相一定會浮出,到時候誰說謊,誰就跪在台電大樓前公開道歉!

*作者為氣候先鋒者聯盟共同發起人,台電配電服務技術員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關鍵評論】左岸沉思:有問題的不是「一日球迷」,而是不願查證的媒體,還有不懂裝懂的人 (2324)

我其實很討厭人家說偽球迷或是一日球迷,就算你這一生只看一場比賽,至少在那場比賽中,你毫無疑問的就是球迷。

那些說人家只是一日球迷,平常都不看西甲、德甲、英超、義甲、歐冠的人,你一年到底看幾場英超?有200場以上嗎?如果你只看自己喜歡的球隊的比賽,那充其量不也只是一隊球迷嗎?

我自己每年看超過100場的歐冠,都不敢說自己很懂歐冠了,你每次世界盃有看完全部64場比賽嗎?如果你只看了40場,那嘲笑只看10場、20場的人,又是憑藉什麼樣的自信呢?

我們不都是一日球迷嗎?就是在看比賽的那天是球迷,只是累積的總天數不同而已,何況看得多不見得懂得多,資格論實在是很沒有必要的事,如果你只是看了幾場世界盃,之後就四年不再看足球,我覺得那也很好,比如說你是曼聯的球迷(只是舉例),不也是看了曼聯的比賽後,到下一場比賽才又看足球,再次成為那一場比賽的球迷嗎?比誰看的比賽多到底有什麼意義?平常不看足球,只有這幾天才看又怎樣呢?

當然我的立場是希望大家看足球的頻率越高越好,但是那真的不是重點,不怎麼看足球也沒問題,現下的這場比賽願意跟著我們一起看球,那就很好,這就是許多人說的,先有一日球迷,才有終身球迷,所有的球迷都是先從一日球迷開始。

真的要說,我討厭的是不願查證的媒體,還有不懂裝懂的人,平常不看足球問很多初學者問題沒關係,怕的是自己完全不懂還要教別人。

例如阿根廷隊冰島的比賽中發生了比賽中攝影機位置和亮度的問題,全世界的國家都懂得向國際足總FIFA抱怨訊號有問題,只有台灣的優質媒體在說是接收訊號轉播的愛爾達電視台有問題,後來原報導也已下架;又或是雖然冰島沒有職業聯賽,但是所有球員都是職業球員,很多台灣媒體在那邊講冰島是一群業餘球員,只能說:你才業餘,你全家都業餘。

常被稱為鬼島的台灣如果想學冰島,要學的是他們的青訓跟教練體系,雖然人口不足以撐起職業聯賽,但是有很多出色的孩子可以到國外去踢職業聯賽,連對方是誰都搞不懂,就在那邊自嗨要學冰島,要學之前,先搞懂冰島在幹什麼好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中國時報】主筆室:言論 (3602)

主張「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的喜樂島聯盟,16日在台中舉辦召集人大會,會中播放前總統陳水扁的錄影談話。我們建議,法務部應該邀集台灣的醫生、民眾,觀看陳水扁這段影片,讓全台灣的人知道,阿扁已經健康如常人,可以回到台中監獄繼續服刑。

陳水扁是貪瀆案判刑確定入監服刑的受刑人,他之所以能夠獲得保外就醫,離開牢房住進私人豪宅,唯一的原因就是有個支持陳水扁的所謂醫療小組,評斷陳水扁尿失禁、部分認知功能嚴重缺損、雙手不自主抖動、整體運動與平衡功能有失能狀態。

但陳水扁行動如常,說話流利,手並沒有發抖,相關影片陸續曝光,這個醫療小組的評斷已成為全台灣最大的笑話。

奇怪的是,今年元月一段陳水扁歡唱的影片流傳出來,這個醫療小組不但沒有評估陳水扁「病情痊癒」,反而回過頭來指稱,外界對陳水扁病情的討論,對病人病情與診療已形成干擾,若陳水扁要獲得更好的預後,建議改變環境或至國外著名醫學中心繼續治療。

醫療小組如此建議,似乎暗指社會各界應閉嘴,不該對陳水扁的病情與行動表現說三道四。這個醫療小組顯然搞錯方向,他們應該要求陳水扁閉嘴,否則會洩了他們胡整的底。

就拿阿扁在喜樂島聯盟大會上播放的錄影談話來說,他手不發抖,還不斷大擺手勢,而且說話順暢不打結,思路及記憶清晰,還引述川普與金正恩會面的事,顯然他能清楚認知這場會面的意義,並無「認知功能嚴重缺損」問題。

陳水扁唯一的失憶,就是他忘了自己是貪瀆案的受刑人,沒有行動及通訊自由,這是法律加在他身上的限制,不是「上面有人在怕什麼」。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關鍵評論】李秉芳:日本大阪6.1規模地震釀3死230傷,學者警告斷層活動恐引發大地震 (1948)

(2018.6.18 20:00 更新)

日本大阪北部今(18)日發生強震,造成3死,超過兩百人受傷,17萬戶停電、11萬戶停瓦斯、電車地鐵停駛等;《中央社》報導,學者認為,這次斷層活動有可能刺激周邊活斷層,引發之後的大地震;專家呼籲,這次地震區域民眾,未來一個星期都要注意強震可能。

日本經濟新聞報導,東北大學災害科學國際研究所教授遠田晉次表示,這次地震看起來似乎是地底下部分斷層活動,但不清楚是哪裡的斷層活動;最重要的是,這次地震有可能刺激周邊活斷層,引發之後的大地震。

遠田說,靠近震央的有馬─高槻斷層帶附近,有包括上町斷層等多個活斷層;上町斷層活動週期約8000年,而最後一次發生地震至今已過約9000年。他說,政府地震調查委員會認為,未來30年上町斷層發生地震的機率約2%到3%,這個數字在全日本活斷層中是屬於高的,有一天發生大地震也不足為奇。

遠田說,如果整個上町斷層活動的話,推估可能發生芮氏規模7.5的大地震,必須嚴加防範,並確實關注後續變化。

「朝日新聞」報導,日本氣象廳表示,這次地震震央接近有馬─高槻斷層帶,地震規模推估為6.1。

京都大學防災研究所副教授西村卓也認為,這次地震有可能是1995年阪神大地震餘震。西村說,這次地震發生在兵庫縣南部地震餘震區域稍微東側的地區,廣義來說似乎是兵庫縣南部地震的餘震,在大阪府北部、京都府南部到琵琶湖等地,都容易發生內陸地震。

日本地震學會會長、名古屋大地震火山研究中心教授山岡耕春說,因為是活斷層型地震,震央深度相當淺,只有13公里,馬上就造成上方區域震度6弱的劇烈搖晃。

政府地震調查委員會委員長、東京大學教授平田直說,不論是這次地震搖晃劇烈或不劇烈的地方,未來一個星期都要注意強震可能。

(中央社)日本氣象廳表示,大阪北部今(18)日上午7時58分(台灣時間6時58分)觀測到規模6.1強震,最大震度6弱,已知3人死亡,上百人受傷。

日本氣象廳表示,大阪今天上午發生的地震,大阪府北部達震度6弱。另外,京都府南部觀測到震度5強、滋賀縣南部、兵庫縣南東部、奈良縣則是震度5弱。

地震震央在大阪府北部,深度10公里。

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強烈搖晃、震度6弱的大阪府高槻市有一名9歲女童死亡,女童人在小學,被崩塌的泳池外牆壓住。另外,大阪府東淀川區有兩名80歲男性死亡,目前已知至少有37人受傷。

同樣是觀測到震度6弱的大阪府箕面市,一間民宅的62歲婦女被倒下的暖爐壓到腳,送醫治療。另外,在觀測到震度5強的豐中市、島本町有6人受傷送醫。

日本根據全國各地裝設的自動計測震度計來測定震度,氣象廳將震度分成十等級,依次是震度0、1、2、3、4、5弱、5強、6弱、6強和7。

中央氣象局地震測報中心表示,日本的地震震度分級和台灣一樣都是0到7級,但5、6級有依照觀測的數據再去區分強弱。

根據氣象局地震震度分級表資料,震度5級即屬強震,大多數人會感到驚嚇恐慌,牆壁可能會產生裂痕,家具可能翻倒。

《中央社》報導,日本放送協會(NHK)報導,今天被觀測到震度6弱的強震,是日本繼2016年12月28日茨城縣北部地震造成2人受傷後,再度觀測到震度6弱有感地震。另一方面,這是日本氣象廳從1923年關東大地震後開始進行統計以來,第一次在大阪府觀測到震度6弱地震。

關西電力公司表示,截至上午8時20分,大阪府約有17萬250戶、兵庫縣內約有690戶停電。

《中央社》報導,受到地震影響,大阪瓦斯公司暫時停供瓦斯給大阪府高槻市和茨木市的住戶,約有10萬戶受影響。大阪瓦斯公司(Osaka Gas Co.)表示,今天上午發生地震後,為了立即進行安全檢查,對約11.1萬用戶切斷天然氣輸送,其中大多在大阪府的高槻和茨城兩個地區,可能須費時8到12天,才能對11萬以上的受影響用戶恢復天然氣供應,會在其他業者的協助下,試圖在本月26至30日間恢復正常供應。

在交通方面,鐵路、地鐵暫時停駛。山陽新幹線在新大阪和岡山之間停電,全線停駛。另外,東海道新幹線在東京和小田原之間、名古屋和岡山之間停駛,北上與南下列車停駛。關西機場上午8時15分左右確認無災情,班機起降照常運作。

《蘋果日報》報導,大阪府高槻市立壽榮小學的外牆突然倒塌,不幸壓住一名揹著書包的9歲女童,她獲救時心肺功能停止,搶救後不治身亡。

壽榮小學附近一間社區中心的館長指出,地震發生時,她逃出社區中心到戶外避難,目睹壽榮小學的泳池外牆塌落,女童被夾在中間。她向女童叫喊:「妳還好嗎?」但未獲回應。她想和學校保全一起將女童救出,但因塌牆太重而未能成功。女童後來獲救時已沒有心跳呼吸。

日本新聞網NNN、朝日新聞等媒體報導,地震發生時間碰巧也是學生上學時間,不少小學生受驚尖叫,老師稱部份學生更被嚇得落淚。許多小學將學生疏散到空地暫避。

另外兩起死亡則是東淀川區則一名8旬老翁被倒塌的外牆壓住,無生命跡象;茨木市一名84歲男子被倒下來的書架壓垮,到院前昏迷,送往醫院後不治身亡。

《聯合新聞網》報導,據NHK等媒體快報,多處發生地面龜裂水管破裂,馬路泛濫成災;此外各地多處傳出火災。停電戶數已達17萬戶。26所學校宣佈緊急停課。雖有零星民眾受傷事件傳出,但尚無大型建物倒塌的訊息;關西地區路面交通大亂,關西機場、神戶機場、大阪機場一度關閉,但已確認沒有異常,先後重新開放。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救人為第一要務,指示相關部會儘快掌握狀況,全力協助地方政府。《中央社》報導,安倍晉三做出3點指示,包括政府會盡速掌握災情狀況、跟地方政府緊密合作全力救災等災害應變工作,及適時並確切提供民眾有關海嘯避難及災情資訊。

東京大學地震研究所教授古村孝志表示,這次地震震源深度約13公里,相當淺,以地震規模而言並不算太大,但因在都市正下方,會讓人感覺特別明顯。今後一週很可能會有相同規模的餘震,不排除像熊本地震一樣,之後出現更大規模地震,需要多加留意。

《中央社》報導,日本氣象廳的地震海嘯監視課長松森敏幸表示:「強烈搖晃地區有房屋倒塌和土石流風險升高之虞。請大家隨時對地震活動和降雨消息保持警覺,遠離危險地區。」

《ETtoday》報導,由於地震發生時正值上班尖峰時間,許多列車受地震影響停駛,工作人員也忙著緊急疏散車內民眾。然而因為列車車身較高,就有工作人員當場拔下火車座椅當作逃生梯,順利疏散大批受困乘客。

許多民眾紛紛在推特上PO出自家災情的照片,有人辛苦蒐集的模型全掉到地上,非常心痛,也有人家裡的房間內的電器用品全倒,更有書店的大型書櫃倒塌。

《TVBS》報導,駐日代表謝長廷稍早也在臉書發文,指駐日大阪代表處已在第一時間聯絡僑民留學生回報安全。外交部剛剛也發新聞稿表示,我駐大阪辦事處第一時間已經透過通聯系統聯繫當地僑胞和留學生,確認目前並無國人受到波及。

教育部也表示,據駐大阪辦事處陳報,目前該轄區有我留學生約2922人,主要分佈在大阪府、京都府及愛知縣等地,大阪府約有1561人(大阪大學、關西大學、大阪國際大學等)、京都府約594人(京都大學、立命館大學等),兵庫縣約190人(神戶大學、兵庫教育大學等);另外奈良縣42人、和歌山縣12人、愛知縣23人廣島41人。目前留學生都平安。

蔡英文總統則透過日文推特慰問日本近畿地區地震受災的日本國民,蔡總統表示,她誠心祈求受傷的人儘速恢復健康、受災地早日恢復原貌。台灣在關注震災後動向的同時,在能力範圍內,準備好盡可能提供日本需要的支援。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