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商業周刊】林宋以情、李弘斌:世大運》陳抗打不倒 各國選手一起入場大團結 (3407)


2017台北世大運開幕典禮大出包,由於陳抗團體在田徑場前阻擋、並傳出放置煙霧彈,並與警方對峙,導致將近50分鐘、近100多個參賽代表團僅國旗進場。不過意外造成另一幕大團結景致,趕在原本該是中華代表團壓軸的時候,所有原本沒趕上的各國選手,一起進入開幕式會場,場面令人感動。

由於陳抗團體突破至田徑場正大門位置,與警方與陳抗民眾對峙,大會僅讓同仁排成人牆讓𡒊牌人員先進場,選手仍在小巨蛋,自智利之後,100多個參賽代表團無法進場。

世大運發言人楊景棠簡短表示,年金改革陳抗團體在小巨蛋周遭陳抗,將選手入口堵住,選手各代表團長希望排除後再行出場,現在已經繼續文化儀典進行。

世大運》陳抗打不倒 各國選手一起入場大團結
臺北世大運開幕運動員入場遭陳抗團體打斷,最後各國代表與中華代表團一起進入台北田徑場。(中時李弘斌攝)

本次世大運的開幕典禮,運動員被規劃在台北小巨蛋待命,但陳抗人士突破到台北田徑場大門口,堵住小巨蛋往田徑場的廣場。所幸在現場警力排除陳抗人士後,壓軸的中華代表團成員已經率先進入田徑場,隨後包括先前受阻的加拿大等國代表團,也陸續進入。(中時電子報)

※本文獲《中時電子報》授權轉載,原文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7年8月19日 星期六

【關鍵評論】Yang:「台灣人沒教養、坐在車站大廳像外勞?」金鼎獎主持人發言惹議 (2063)

文化部15日舉辦第41屆金鼎獎頒獎典禮,由格林文化發行人郝廣才擔任主持人,郝廣才在典禮上批評許多台灣人周末坐在台北車站大廳,「台灣人是不是越來越像外勞了呢?這是不是一個教養的問題,還是一個服務的問題?」引發社會大眾的批評與討論。

金鼎獎是文化部主辦的一個國家級獎項,自1976年由當時的行政院新聞局創設,頒給在出版領域有卓越表現之出版事業及從業人員。現在金鼎獎包含圖書、雜誌、數位出版三大類,共21獎項,以及由三大類評審共同選出之特別貢獻獎。

這次金鼎獎的主持人郝廣才是格林文化發行人同時也是知名繪本作家,郝一開始其實是特別點名要講給台下的行政院長林全聽,「人如果害怕還會勇敢,就是真勇敢;人如果沒有讀書是傻瓜,那就是真傻瓜了。」接著談到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我不知道台灣將來會不會變成世界軌道最密集的國家,我只知道現在不是前瞻或看遠的時候,現在閱讀如果沒做好,如果沒有培養興趣或習慣,那我們全島就會變傻瓜,有再多的軌道,你把傻瓜運來運去,要運去哪裡啊?」林全聽完這段串場發言後,就微笑離場,並未多做表示。

不過,郝廣才馬上話鋒一轉說道:「我最近在台北車站,前兩天送朋友去台北車站坐車。看到大廳裡,禮拜六喔,坐滿了人。我們以前以為這是甚麼?外勞。我認真一看,不是,四分之三是我們台灣人,有老的,有小的,也有年輕的。我們現在台灣人,是不是越來越像外勞了呢?這是不是一個教養的問題,還是一個服務的問題?我看到這個的時候,就覺得以『教養託付』的概念來看,唉呀,我的責任是很深層的。我希望政府也應該看到……」(以下影片可直接從43分40秒開始播放)

而以上這番言論,長期關注移工權益的台灣一起夢想公益協會秘書長、同時也是《四方報》前總編輯的張正在臉書上打了「金鼎獎蒙羞記」,並指出幾點討論:

  1. 比起公車計程車或者自己開車,捷運火車高鐵等軌道交通工具較平穩、較適宜讀書、也較適合行動不便的老人家或身障人士。
  2. 讀書通常可以長知識,但並不是說,讀了書就不是傻瓜,不讀書就一定是傻瓜。書讀太多或者書沒讀通,一樣可以是傻瓜。
  3. 傻瓜也沒什麼不好,自以為是自以為聰明比較不好。
  4. 坐在地上與有沒有修養的關係不大,與膝蓋好不好關係比較大。
  5. 台灣人像東南亞人或移工沒什麼不好,像歐美人也沒什麼好。

天下獨立評論總編輯廖雲章也表示,「一定有人搞錯了,其實這些坐在地板上的移工,不止是你眼中的那個樣子,他們是移工,也是作家,有人是暢銷作家,還有人得了文學獎,就跟你一樣愛閱讀、愛寫作......」

「台灣國護照貼紙」設計者陳致豪則認為,「這位有讀書的人,難道沒發現自己的問題是把外勞當成貶抑詞,來說明他認為的『沒教養』嗎?坐地上這個姿態,有沒有教養是可以討論的,但不該的是用一種階級的傲慢,去貶抑一群從異鄉來台灣謀生,輸出勞力來維持你經濟的虛華,讓你可以悠閒讀書當個『文化人』的外國朋友......」

文化評論家陳樂融也指出,「台灣人永遠就只能是台灣人,因為光『台灣人』是個什麼樣子,人類學家都可以在每個年代找出不同答案。跟你看不起的國族或階級相比並沒有多大意義,恐懼無法使我們更高尚或優越......」

對於引發這些爭議, 郝廣才一直到17日才回應,他表示,車站大廳如果有人需要坐,就要有椅子,台北車站應該提供座位給大家,但沒有座位不代表能坐在地上,這是教養和素養的問題;他舉例,如果今天廁所不夠,排隊排很久,也不能在車站大廳大小便。他強調,坐在地上不是東南亞的習俗,他們坐在那裡,是因為台灣人沒有給他們服務。

郝廣才最後還強調,現在會把這個事情導到誤會的人,都是頭腦不清楚的、不讀書的真傻瓜。

蘋果報導,台鐵局長鹿潔身表示,台北車站本來就有設椅子,在兩側迴廊廊道處,對於郝先生個人的發言,台鐵不予回應。

台鐵官員則表示,台北車站黑白棋大廳設計為多功能展演廳,是有償活動場地出租,用來辦活動或表演等,是有特定用途的,因此無法設置椅子,椅子則設置在黑白棋大廳旁柱子和東西迴廊處,目前約有48張椅子。

金鼎獎的原意,應是鼓勵好的出版人,也鼓勵大眾的閱讀、獲得更多知識,行政院長林全致詞時,表示培養民眾閱讀習慣是政府責任,卻也坦承自己「閱讀時間很少,不是一個好的閱讀者。」

郝廣才在開場時,也比較了台灣閱讀力和上網力的世界排名落差。台灣閱讀量排名世界第29名,上網率卻是全世界排名第一,他用「如果閱讀率和上網率的排名能顛倒,世界是否會好一點?」點出台灣人對於閱讀、獲得知識似乎有更多可能性。

台大社會系教授李明璁曾在2016年的《身體社會學》最後一堂課跟學生談到,「這門課想說的只有一件事:知識不是武器。知識不是讓你去說,我比你懂更多一點,我比你更瞭解這個世界,更徹底、更正確。不是這樣的。」

「我們學習知識,是為了換一種生活方式。為了自由。當我們知道我們受什麼影響、因什麼被影響,我們就有選擇,可以去做不一樣的事。所以我們應該時時生活在自己的知識裡,按自己所學去生活,才算真正把所學的聽進去,才算真正讓知識,進到自己的身體。並用那樣的身體去生活。」

核稿編輯:楊之瑜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關鍵評論】Yang:基本工資調漲至22K,勞方可接受、資方不滿走人 (2404)

(中央社)
勞動部今天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會後決議月薪部分從現行新台幣2萬1009元,調至2萬2000元,漲幅4.7%;時薪部分,則由現行133元調升至140元,估計約207萬人受影響,漲幅跟實施日期將由勞動部報請行政院核准。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由勞、資、政、學4方共同討論,每年第3季決定是否需調整。今年的委員名單跟去年有幾位不同,包含中華民國全國商業總會代表更改為副理事長許舒博,經濟部工業局代表改為副局長游振偉,工業區廠商聯合總會由秘書長葉雲龍代理出席。

勞動部長林美珠說,基本工資是為了保障勞工的生活權益,她也知道很多勞工朋友在基本工資的邊際,所以基本工資的相關保障,對於所有勞工朋友都是很大的保障。今天上午各方代表在勞動部開會,經過約7小時會議才拍板定案。

勞動部新聞稿指出,依據多數委員意見決議:自107年1月1日起,每月基本工資由21,009元調整至22,000元,調升991元,調幅4.72%,預估約有166餘萬名勞工受惠;每小時基本工資則比照每月基本工資之調幅,由133元調整至140元,預估約有39餘萬名勞工受惠。

勞方代表之一、新竹縣總工會理事長陳福俊會後受訪表示,今天各方提出數據,有一定的角力。勞方本來提要漲到27K,協調中不斷降低,最後拍板的22K,是勞方能接受的最低數字。資方代表不滿提前離席,勞方代表則說,「雖不滿意但能接受。」

陳福俊表示,「勞方對結果不滿意,但能接受。」他認為台灣有許多基層勞工需要照顧,調高基本工資,對資方一定有影響,將增加勞健保等負擔,但企業應該在管理等方式精進,不要從勞動者身上獲取利益。

資方委員之一、中華民國全國工業總會常務理事何語表示,會前勞方訂出基本工資調漲到2萬7千元,以結果2萬2千元來看似乎降很多,但此數據根本不符合台灣的大環境,會議過程中資方則是依公式希望調漲2.14%約450元左右,一路退讓至調漲3.33%約700元左右,最終由勞動部長林美珠裁示調漲至2萬2千元,並非勞、資雙方滿意的結果。

何語在會議正式結束前提前離席,在電梯口受訪時語帶憤慨地說,「資方反對到底,最終由第三方委員決定。」

另外資方委員、台灣區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副理事長鄭富雄則表示不便對外發言。

勞方代表陳福俊則是提到,最終是由勞動部長林美珠拍板,決定調到22K。

自由報導,去年10月起基本工資時薪由120元調為126元,今年元月起,基本工資月薪由2萬8元調高為2萬1009元、時薪再調高為133元。目前超過200萬人領取基本工資,包括約125萬名本地勞工領基本工資月薪、40萬名計時打工族,此外,產業外勞及機構社福外勞合計約有42.5萬人。

而根據勞動部的資料,基本工資從民國100年106年,調整到17,280元,之後每年都有些許微調。(基本工資之制訂與調整經過

螢幕快照_2017-08-18_下午5_54_30
Photo Credit:Pocket Money口袋財經

從民國100年到105年,每月基本工資從18,780元上升至21,009元,5年內上升了11.8%。不過根據主計處的資料,以台北市來講,100年到104年,4年內每月消費支出就上升了10.6%(從18,465元上漲到20,421元)。可見雖然基本工資年年調漲,不過伴隨著物價的上漲,民眾的薪水似乎沒有改善多少。

改了基本薪資「青年低薪」就有解?

中國文化大學勞工關係系教授李健鴻指出,這次月薪調幅是4.72%,比去年調幅略低,但在歷來調幅中,算高的一次。

李健鴻認為,能達到這樣的調幅,是因為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景氣有逐漸好轉。雖然去年基本工資已有調漲,但台灣低薪情況仍然嚴重,需要繼續調整。

李健鴻提到,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都是以薪資中位數的2/3,作為「低薪」的衡量標準,低於此數字即為低薪。放到台灣的狀況,「低薪」的標準約在2萬7000元左右,現在基本工資調到2萬2000元,兩者還有一些差距,預期明年還可能會繼續調整。

政治大學勞工研究所教授成之約對這次的調幅並不意外,「那是政府機關預期的漲幅。」他認為政府機關已在會前釋出訊息,試圖說服勞資雙方接受。成之約也認為,未來幾年如果經濟狀況沒有太大變動,應會持續以5%左右的幅度調高基本薪資,「不管誰當勞動部長,都會有壓力。」

成之約進一步指出,調漲基本工資的確是改善低薪的方法之一,但不應該只單靠調漲基本工資,就想要改善台灣低薪環境。

成之約建議,可參考國外做法,在稅務上提供誘因讓企業幫勞工加薪、也可透過勞資談判幫勞工加薪、改善產業結構等方法,但若只做其中一項效果就不會好。尤其若產業結構無法改善、無法落實勞資協商,改善低薪的效果就會很有限。

李健鴻則提出3項建議,包含訂定《最低工資法》、「輔導年輕人從派遣轉正職」跟「加強在職青年職訓」。

李健鴻說,很多先進國家都有《最低工資法》訂定最低工資,台灣目前的基本工資審議制度有很多問題,像是勞資爭吵、不具強制力等。但若有最低工資法,就有明確的法律規範調整指標、程序等。

輔導年輕人從派遣轉正職部分,李健鴻表示,青年低薪問題有一部分與青年做的是派遣等非典型工作有關,因此建議仿效日本工作卡制度,輔導年輕人從派遣轉正職,年輕人可以隨著年資增加,薪水也跟著提高。

李健鴻說,加強在職青年職業訓練部分,是為了讓青年可以符合未來產業發展的需求。

除此之外,李健鴻也認為台灣可學習新加坡的「漸進式薪資成長計畫」,由政府補助企業職訓在職員工。

林美珠:最低工資法,3年內出爐

勞動部長林美珠會後親自召開記者會時,針對外界都期盼《最低工資法》立法一事表示,將會在3年內出爐。林美珠說,國家發展委員會也曾提出3年內希望可以完成《最低工資法》立法,勞動部方面也對相關工作也沒有停頓過。

林美珠指出,目前立法進度雖然仍在收集外界意見當中,但她希望可以儘快,也就是說力拼最晚3年內,也就是2020年《最低工資法》完成立法。

台灣勞工陣線會後發出新聞稿指出,今天委員會勞方先喊出調高至27K,資方則要求政府先處理一例一休再談基本工資,勞動部則是提出「分階段調漲」的腹案。長期以來基本工資審議總是「討價還價到最後一刻」,有許多不可預期的亂象,必須透過「最低工資法」的立法才能解決。

勞工陣線在新聞稿中指出,總統蔡英文在2016大選時,就已提出《最低工資法》立法的政治承諾,至今卻「只聞樓梯響」。國際勞工組織(ILO)的186個會員國中,已有171國實施最低工資制度,其中有約100國是以立法的形式規範。

勞工陣線表示,日本在1959年就通過《最低工資法》、韓國也在1988年實施《最低工資法》,而以往沒有基本工資制度的德國,也於2015年正式立法,顯示最低工資法制化已是國際共同趨勢。

勞工陣線認為台灣欠缺相關法制基礎,造成每次基本工資調整都是倉促決議,且都是由行政部門作最終裁決,失去審議意義。呼籲執政黨應立即展開《最低工資法》的立法工程,於立法院下會期通過,2018年施行。

核稿編輯:楊之瑜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關鍵評論】精選轉載:台灣最沒水準的風景就是這些「自以為是的文化人」 (4619)

文:林艾德

台灣最沒水準的風景就是你們這些「自以為文化人」。

「閱讀沒做好,全島就會變傻瓜,有再多的軌道,你把傻瓜運來運去,要運去哪裡啊?」、「早上去了台北車站,大廳裡坐滿了人,會以為是外勞對不對?但其實有3/4是台灣人,台灣人已經變得像外勞了嗎?」,此話一出,全場大笑鼓掌。

這種話出現在中華民國出版界最高榮譽的金鼎獎頒獎典禮,然後「全場大笑鼓掌」,你就知道中華民國讀書人的水準有多低,人格有多噁心,這種人哪有什麼文化可言?他們讀書就像我這種不會品酒的人硬要去買一瓶幾萬塊的紅酒,只為了顯示自己多有格調;然後朋友用一瓶三百的紅酒就能顯示出我有多愚昧,一些無意的字句就能表現出你們多沒人文素養。

而這種充滿歧視的字句,這個備受覺青推崇的老師的評論是「不愧是我的偶像」,同時透漏他每週都在看今週刊,而這篇電子新聞他是轉貼自東森新聞。更不用提之前呼籲年金改革的他,等提到教師也要改革延後退休時卻說:「那我這個老屁股就每天在這邊賴、在那邊算時間,不適任又怎樣。」簡直媲美「能撈就撈、能混就混,拖垮這個政府」。

說真的,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你們根本不喜歡閱讀,你們閱讀就只是為了用知識來歧視人,這幾乎是我可以想到除了天生的種族性別之外最容易歧視別人的方式(當然你們也毫不意外地愛用種族歧視移工)。不難想像如果哪天你們事業有成,就會用地位歧視人、有錢就會用錢歧視人、有媒體聲量就會用聲量來歧視人。你們所有的付出,就是為了要把其他人踩在腳下。你們把力量當作踐踏而不是攙扶的工具,而且還以為這力量是來自你的努力或天賦,光從這裡就知道你們的閱讀根本就只是表面工夫。

拿我的母校台灣大學來說,我們雙北學生大約有60%,而台東的學生只有0.24%,即使在台北市中,大安區成為台大學生的機率也是大同、萬華區的3倍。我們的父母有42%是軍公教鐵飯碗,而公務員佔台灣人口比例根本不到4%,到現在,外省人成為台大學生的機率還是本省人的兩倍以上,而如果時間往回推的話,從戰亂的中國逃難來的外省人,在台大的比例卻是受義務教育多年的台灣人的九倍以上。看到這些數據,你要告訴我說那些「傻瓜」都是因為不讀書嗎?你確定他們跟你有一樣環境時,還會在這邊被你冷嘲熱諷嗎?

閱讀、或者說知識、教育,從來都是階級下的產物,知識份子有喚醒階級意識的義務,而不是像你們這樣整天使用知識在鞏固階級。當別人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領22K,不要說沒時間看書有時候連買書對他們來說都是筆開銷時,你卻享受著階級紅利、開著你的進口車然後說別人都是被大眾運輸運來運去的傻瓜?這種人沒有資格當知識份子,你們只是階級的打手。

你喜歡讀書,很好,我也喜歡讀書,但你要知道你能培養出這個「興趣」是來自多少人的犧牲,你就是靠著壓榨那些你口中的「傻瓜」來得到讀書的資源,而你沒有選擇投桃報李、你沒有選擇扶他們一把,你選擇嘲笑、你選擇落井下石、你選擇在你們中華民國出版界最高殿堂狠狠酸他們一把,因為每踐踏他們一次,你就又往上爬了一些,他們就又更低賤了一點,你們之間的鴻溝也就越來越深,你的地位也就越來越安穩。

你們真的太聰明了,讀書真的對你們好有幫助。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7年8月18日 星期五

【聯合報】陳夏民:讀書,不一定讓我們變成聰明人 (3930)

格林文化發行人郝廣才,日前在金鼎獎頒獎典禮的發言引發歧視外勞的爭議。 圖/聯合報...
格林文化發行人郝廣才,日前在金鼎獎頒獎典禮的發言引發歧視外勞的爭議。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這兩天,格林文化發行人郝廣才在金鼎獎頒獎典禮上一番發言,引起了我內心一些波動,覺得應該寫下來。

事實上,一開始在臉書上看見有人轉發郝廣才關於輕軌傻瓜說的文字,我在臉書上讀到,立馬給他按一個讚。但沒多久,在整理自家帳單的時候,傻瓜兩個字又冒出來了。

誰是傻瓜

到底誰是傻瓜?如果沒有讀書,就會變成傻瓜,那是否表示人只要讀書就會變得聰明?我一邊刷牙一邊對著鏡子想,我可是生產書給人看的出版社老闆喔,我也開書店喔,理當是聰明界前幾把交椅吧。但鏡子裡面這個人現在負債,論健康沒有健康,論錢財沒有錢財,論快樂也沒有比別人快樂。

我這樣子不是傻瓜,誰能比我更傻?

從讀書這件事談,那要讀什麼書才不是傻瓜?又要如何說誰沒有讀書?是學歷不夠高嗎(但怎樣才算高)?還是沒有讀文學、社科、哲學、科學書?食譜算是書嗎?讀漫畫或言小就是偷懶讀閒書,沒有用?此時的優劣勝負,標準又是誰訂出來的?

許多時候,所謂的好書、壞書,其實都反應了精英化的品味,但如果我們都認為,閱讀從來就不是只有「文以載道」的功能,如果我們也相信,閱讀能夠帶給一般民眾的,有更多是提供一個得以隱蔽的避風港,從中獲得自己需要的情緒抒發,那麼我們就應該理解,關於書籍的好壞評論,都不一定能夠呈現真實世界每一個人的閱讀需求。

作為出版人,理當開拓眾人視野,不應該讓閱讀的定義越來越窄。

但我這樣一個出版人,為什麼當下看到傻瓜說,還是立刻按讚了呢?因為我不喜歡輕軌政策,我希望可以政府多花一點預算在文化上,所以當我看見了那樣的言論,立刻就同意了。

預算只有那麼多,排擠很正常,我認為不重要的,像是某些地區的輕軌,說不定是其他人生活當中影響最重要的事情。而我認為重要的,例如閱讀這一件事情,可能對別人的生活一點影響都沒有。

書,當然是讀多一點好,喜歡什麼就讀,不需要有壓力。我早就理解這件道理,我也一直向他人分享這個概念,但潛意識裡,我沒有放下。

因為我做出版,我就是希望一本書可以在社會上獲得更高的地位,得到更多的資源,這是我一個出版人的執念。

然而,執念是用來囚禁自己的,不應該強諸在社會上,變成別人的牢籠。

這輩子,我遇過很多讀書人,多數人都很好,但他們壞起來的時候,那種刻薄與無情,絕對讓人造成精神傷害。然後我想想,我那天看到笨蛋說就按讚的當下,或許也露出了冰冷的獠牙。

坐在地上不是東南亞習俗?

按讚完笨蛋說,當天晚上,郝廣才的外勞說又在臉書上流傳了。一聽之下,我的政治不正確開關立刻打開,但我沒立刻說什麼,畢竟說不定是斷章取義。直到看到下面這一則新聞,他自己說:「坐在地上不是東南亞習俗。」

然後我想起了我在印尼的生活,那一年時間裡,我的的確確是在泗水、日惹等市區的地板上(他們有鋪地毯或是塑膠布啦),坐著吃過烤魚、喝過咖啡、吃過冰,當然也有吃過炒飯和炒麵還有一大堆很讚的東西。更不用講,去別人家坐在客廳地板,吃東西看電視聊天了。

或許也因為台灣介紹東南亞文化的書實在太少,郝廣才才沒辦法讀到,有了「坐在地上不是東南亞習俗」這樣的誤解。這是台灣出版界需要努力的事。

郝廣才說,「現在會把這件事情打到誤會的人,都是頭腦不清楚的,不讀書的真傻瓜。」我相信他的本意良善,是希望臺鐵提供更多的服務給人,讓大家舒服點。但有些時候,讀書的確有其侷限,如果我們輕易地透過腦袋裡面的知識,去腦補一個陌生區域的生活文化,那就不是一件聰明的事情了。

當然,這也是我一個出版人,深深的反省。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關鍵評論】Abby Huang:他死前還握著無線電,國道警察一夜之間從「因公死亡」變「殉職」 (1691)

國道警察陳啟瑞7日在國道巡邏值勤,在協助停在路肩的一部故障廂型車時,竟遭一輛拖板車從後方高速追撞,當場死亡。不過,陳啟瑞的公祭上,警政署長陳國恩受訪時表示,陳啟瑞是在執行勤務時不幸「因公死亡」,當下沒有表明陳啟瑞是「因公殉職」。同分局的基層員警為他抱屈,上傳陳啟瑞死前的血衣,要國道公路警察局以「因公殉職」的標準,為陳啟瑞辦理後續撫卹事宜。

死時手上握著無線電,這還不算「因公殉職」?

國道警竹林分隊分隊長張明光說,陳啟瑞是個非常積極且盡責的好同事,遇到同事有何需要協助的地方,於公、於私都義不容辭,對於較年輕的員警也會熱心帶領與分享經驗。同分隊的隊長彭志強也說,陳啟瑞沒有不良習慣、也鮮少應酬,輪休放假時,一定回家陪老婆與兒子,是個好父親、也是個好丈夫,豈料竟在父親節前夕發生憾事,令人扼腕。

而也有員警14日在「爆料公社」上發表〈如果這不是因公殉職,什麼才是因公殉職?〉,指出陳啟瑞在8月7日,協助路肩故障車輛警戒時,遭拖板車從後追撞殉職。他說,陳啟瑞犧牲時,手上還握著無線電,是「犧牲自己挽救了現場6個人的生命。」如果巡邏車沒有承受第一時間的撞擊,結束的也許會是現場另外四個人的生命。

每一個國道警察都知道高速公路沒有任何一處是安全的,我們每天都會遇到各種路況處理,面對時速動輒破百公里以上的各式車輛,及各種不確定的危險因子,國道警察的出勤即是「冒險犯難」。
我們以自身的危險守護著更多人的平安,如果今天不是陳啟瑞的戒護及犧牲,一定會有更多的家庭破碎!

他說,在告別式上,署長接受採訪表示同仁是「因公死亡」,這讓全體警察都心碎。他說希望身為大家長的署長,能為同仁發聲。

「因公殉職」和「因公死亡」,差別在哪?

「因公殉職」和「因公死亡」只有一字之差,但卻因為定義不同,撫卹的金額也有差。

根據《公務人員撫卹法》第五條和第九條,因公死亡的人員,有六種分別,撫恤的金額也不同:

  1. 冒險犯難或戰地殉職,即所謂「因公殉職」。(撫恤金加給50%,遺族年撫恤金給20年)
  2. 執行職務發生意外或危險以致死亡。(撫恤金加給25%,遺族年撫恤金給15年)
  3. 公差遇險或罹病以致死亡。(撫恤金加給25%,遺族年撫恤金給15年)
  4. 於執行職務、公差或辦公場所猝發疾病以致死亡。(撫恤金加給15%,遺族年撫恤金給12年)
  5. 戮力職務,積勞過度以致死亡。 (撫恤金加給10%,遺族年撫恤金給12年)
  6. 因辦公往返,猝發疾病、發生意外或危險以致死亡。(撫恤金加給10%,遺族年撫恤金給12年;但如果是因防救災趕赴辦公而發生意外者,則加給25%的撫恤金,遺族年撫恤金給15年)
「殉職」定義從寬從嚴?律師、學者看法不一

律師林智群在臉書上指出,第一款所謂的「冒險犯難程度」,是跟「戰地殉職」同一個等級,等於是要到槍林彈雨的情況下才會構成這個要件。而國道警察在高速公路值勤,的確比一般道路危險性還要高,不過在高速公路值勤是工作的一部分,這樣的風險一直存在,要怎麼證明事發時的危險性,比之前值勤時,具有更高危險性呢?如果沒辦法,那要符合「因公殉職」是有困難的。

林智群也表示,這樣說雖然很冷血,但是法律的操作要客觀,若隨便任由感情因素下價值判斷的話,那法律就不需要這麼多要件了。再者,規定都是「加給」撫卹金,也就是是國家特別多給的,既然是國家多給的,那就應該從嚴解釋,不宜從寬。若每個要件一視同仁,那麼真正在冒險犯難下的殉職者、戰爭下的人員置於何地呢?

不過,警察大學前教授葉毓蘭卻持不同的看法。她投書中時指出國道警察雖然隸屬中央,卻是「最弱勢的一群」。員警們在無比惡劣的環境中執法,卻沒有專業或危險津貼,不像刑事警察有5,000元、鑑識22,000元的專業津貼,國道每個月的超勤津貼是12,000元,低於縣市的17,000元,更沒有六都的都會加給。

她說,試想在高速公路車速動則破百,加上車身重量,整體動能可稱移動殺人凶器,執勤的員警幾乎是在「鬼門關前打轉」。她認為在國道上執行勤務的交通警察,風險不見得比刑警來得低,如果拘泥於《公務人員撫卹法》的文字,陳啟瑞要被判定「因公殉職」的可能性不高。

基層員警臉書陳情後,警政署長改口表示將「從寬審認」

警政署長陳國恩16日則在臉書NPA署長室上表示,已經與業務單位召開專案會議,請國道公路警察局將啟瑞案件以「因公殉職」陳報,辦理後續撫卹事宜,也會請署內因公殉職審查小組「從寬審認」,並依審認結果從優辦理後續撫卹事宜。

至於在陳啟瑞公祭上說他是「因公死亡」,是依照《公務人員撫卹法》第5條,無論是冒險犯難或執行職務發生意外或危險以致死亡均統稱為因公死亡情形,在未經審認前,不宜逕行代位「因公殉職審查小組」審認。

陳國恩也承諾,國道員警的專業、危險津貼部分,他也將在專案會議中要求業務單位向上爭取,也會研革國道公路警察的勤務態樣與保護措施,絕不讓悲劇再次發生。

核稿編輯:羊正鈺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風傳媒】汪葛雷:汪葛雷觀點:請不要忘記那位老媽媽,大停電夜晚她的兒子罹難了 (2024)

對70歲的老媽媽來說,這可能只是一個平常的傍晚,卻因為極為不平常的大停電,粉碎了她的人生。

70歲了,對許多中產以上條件的家庭,...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