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7日 星期六

【新頭殼】一隻烏鴉對民視經營團隊的期望(管仁健) (2162)



新頭殼newtalk

「民視贏了,台灣贏了」。紛紛擾擾一陣子的民視經營權之爭,2017524日終於底定。擁有民視約5成股份的民間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下午改選7席董事與1席監事。小股東與以往不同,這次踴躍投票,最後由挺郭派得到4席(含郭倍宏、王明玉)、反郭派則拿到3席(含民視自救會常務董事陳清福),將擇期再推選董事長。



獲勝的郭倍宏和王明玉,在下午5時發出一張〈感恩與前瞻〉的聲明,宣稱「民視贏了,台灣贏了」,也感謝7成股東無限溫暖支持,透過一張張來自全台各地的委託書,清楚表達認同民視目前經營團隊理念,肯定民視「堅守本土」立場。同時也謝謝另1成股東給予最嚴厲的勸勉,一定平心靜氣反省,做必要的修正。


了解台灣史的鄉民就會發現,民視的成立、發展及結構,與民進黨幾乎可說是異曲同工。從1920年代起,台灣人在日本殖民體制下,就有了未來要當家作主的想法。為了這個目標,台灣人對民進黨這個本土政黨內的政治人物,是近乎溺愛的包容與信任。


戒嚴時代有黨禁,同樣的也有電視禁。表面上民營的老三台,實際上卻是省營、黨營與軍營,說穿了也就是高級外省人營。解嚴後民視成為第4家無線台,也是第一與唯一的純民間資本無線台。民視小股東對整個公司的向心力,就跟民進黨的基層一樣,幾乎等同是宗教般的虔誠。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民眾,無怨無悔的支持民視?關鍵也就在於老三台時代的經營者,都是當權者外放出來的鷹犬爪牙,配合高級外省人的意識型態,借推行國語知名打壓台語,連帶貶抑台語歌、台灣人甚至一切與台灣人有關的事物。


1970年代老三台不僅壓縮每天台語節目在一小時內,且不得在黃金時段;甚至配合國民黨文工會的要求、要製作單位對台語演員在國語連續劇中,一定要說「標準國語」。大量因電視普及而失業的台語片演員,好不容易進了老三台,卻又因台語戲被禁,國語不標準又不能演國語劇,無奈地接受二度失業的打擊。


1973年台視的國語連續劇《台北人家》,劇中扮演下女「阿桃」的張琴,故意在劇中講著誇張的台灣國語,在講國語的高級外省人家中幫傭,鬧出了很多笑話,結果配角變成了主角,台視還為她量身打造了續集《再見阿桃》。   


同樣是不標準的台灣國語,台語演員說的就要被「糾正」,但外省演員模仿本省下女在劇中大講特講,兩蔣鷹犬們卻視之為「劇情需要」,放任外省演員在國語連續劇裡用不標準國語糟蹋台灣人,製造族群階級等於品味標準的刻版印象。


這些高級外省人對待不標準國語的雙重標準,其無恥還真是難以形容。這種現象說穿了就是電視節目裡原則上絕不用台語,但以下3種情況則鼓勵多用台語:


一是要用粗話罵人時。


二是代表說話人是反派時。


三是形容很苦、很窮、很倒楣時。


在這樣的耳濡目染下,國語及台語之間就自然產生了階級與刻板印象。馬政府時代經濟部長尹啟銘,在宣導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時,也是採用兩人對話的漫畫文宣《一哥與發嫂》,兩人的介紹則分別是:


反對者一哥,男,45歲,台南人,操閩南口音的台灣國語,極具喜感及親和力、為人阿莎力、對人生的要求就是得過且過,平時抱持老二哲學,但對於攸關自身權益的事,就會全力以赴(例如買早餐,老闆少找5塊錢也必定會力爭討回來),是一個只會說大話的人。過去因有一份還算穩定的工作,每天嘻嘻哈哈輕鬆過日,不懂得自我提昇,沒有危機意識。


贊成者發嫂,女, 40歲,已婚職業婦女,個性積極、熱心、主動,具語言天份,精通國、台、英、日語,溝通能力佳,總以客觀的角度看待周遭事物,具有求知精神,及理財觀念,經常主動參與公共事務討論,兼具知性與感性,由於工作關係及平日對理財搜資頗有研究,因而經常接觸財經資訊及最新社會動態。


官員要宣傳服貿,用的還是這種四十年前兩蔣政工的洗腦模式。支持國民黨的用的是標準國語,條理分明,象徵理性的白領階級;反對國民黨的則是操台語,粗俗無知,暗喻缺乏教養的藍領階級。甚至即使是台北市與中央都已經變了天,無奈「綠皮蔣骨」的柯蔡兩人,仍無法擺脫兩蔣當年放入他們腦中的蠱毒。


例如台北市政府今年8月將舉辦世界大學運動會,330日動員大量的軍警憲消,舉辦「106年全民防衛動員(民安3號)暨2017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災害防救及金華演習」。柯P因出國由副市長陳景峻代理主持,總統蔡英文在國防部長馮世寬的陪同下出席,由市警局針對各項國際恐怖分子可能發動的攻擊,公開展示演練成果。


市警局有鑑於5天前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發生了歹徒挾持雙層巴士的人質挾持事件,造成多人死傷,因此也以世大運為背景,在台北小巨蛋南側南京東路上進行公車反劫持演練,模擬選手團體專車遭挾持,由員警攔截圍捕破窗攻堅,進行人質拯救演練。


不過演練中恐怖分子持槍和警方進行談判,不是用國際共通語言英文,而是台語,恐怖分子用的不是英語或阿拉伯語,而是自稱為「黑狗」與「阿良」,用台語歇斯底里的叫囂勒贖1千萬元。但警方與派來談判的專家,用的卻是一口標準的京片子。市警局既然堅持要讓歹徒說台語,又為何要讓警方與談判專家說國語?


歹徒與警方這樣台語國語的雞同鴨講也就算了,接著靜芳又安排歹徒阿良的妻子溫情喊話,但阿良妻子一到場,卻用更激動誇張的台語腔調,企圖阻止阿良,新聞鏡頭帶到連蔡英文都忍不住笑了出來。最後警方趁機擊斃歹徒,這齣鄉土劇式的反恐演習才結束。但是說真的,我沒蔡英文這種幽默感,對台北市警局這種低級趣味的鬧劇式演練,更是深痛惡絕。


為什麼世大運防災演習裡,只有劫車的歹徒與妻子才會用台語?而且一個歇斯底里,另一個三八愚昧;但劇中的其他警察與談判專家,一旁不斷聒噪的司儀,甚至所有官員的致詞,全都使用國語?從前是國民黨執政,是高級外省人當權,台灣人忍了幾十年,終於在中央與地方都全面執政了,為何現在的政府仍然要糟蹋台語呢?


對「綠皮蔣骨」的柯蔡兩人,本魯早已不想再談。但本魯仍誠心的希望,自成立前就標榜「本土」「愛台」的民視,不要再跟舊團隊那樣,製播老三台那種歧視某一族群或某一語言的爛戲《廉政英雄》。


這齣爛戲裡正派的檢察長,以及手下的帥男美女檢察官,說的全都是標準國語;但在街頭胡作非為的飆車族說台語,被捕了來警局叫囂護短的家長說台語,連來關說的惡質民意代表也要說台語。


國語因為與文字接合度較高,用來當官方語言並不為過;但推行國語的同時不應歧視方言,更不該給使用方言的人貼標籤。民視立台的宗旨與眾多股東的期望,以往實在不該犯此錯誤。至盼今後經營權穩固後,新團隊能改掉這種老三台所帶來的陋習,鄉民們也應一起嚴格監督新團隊。民視既然是屬於全民的電視台,就從尊重每一族群的語言開始做起。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7年5月26日 星期五

【關鍵評論】李修慧:金門高粱酒秘方外流?金門縣府帶人到中國試釀 (3704)

金門縣營事業金門酒廠傳出去年12月及今年1月,前往中國「試釀」高粱酒,中國媒體甚至說金門酒廠將在遼寧設廠,金門縣議員質疑金門縣政府將釀酒技術外流。金門酒廠則回應,高粱的原料來自遼寧,才前往試釀。

三立報導,金門最有名的特產金門高粱酒,來自金門縣政府的縣營事業機構金門酒廠,且金門70%的財源來自金門酒廠。但金門縣議員陳滄江卻發現,2016年12月27日、1月7日,金門酒廠五位技術人員在金門縣副祕書長黃世丞的帶領下,到中國遼寧省朝陽淩塔酒廠「試釀」高粱酒。

中時報導,中國「遼寧華新建設集團」網站上可看到一篇新聞稿《酒香濃郁映朝陽 喜賀金酒大陸首釀成功》,該篇新聞稿寫道:「金酒試釀小組一行四人於2016年12月25日抵達朝陽,在凌塔酒廠的試驗場地,完全按照金酒釀造制程,成功完成了釀酒生產作業。」

「經鑑定,試釀生產的高粱酒味道與本土生產的味道相似度在80%以上,醇度、酸度等各項指標也與本土產品非常接近。試驗的成功得到了試釀小組的肯定,試釀小組也表示將試驗成功的結果彙報到金酒公司,推動金酒東北分廠項目在朝陽落地建設」。

金門縣議員陳滄江質疑內情不單純,要求嚴查幕後的「推手」,防堵技術外流,也將要求金門酒廠做專案報告,不排除邀縣長出席,了解機密外洩程度,看是否有跟對方簽合作意向書,違反旋轉門條例等。

ETtoday報導,對此,金酒董事長黃景舜親上火線回應,因為高粱的原料主要來自遼寧一帶,才想就近用原料試釀,但試釀過程中皆派員從旁監控,實驗結果也有帶回台灣,而在中國設廠一事,目前的法令並不允許。

另外,金酒公司也澄清,並沒有與對方簽下協議,且金門的環境得天獨厚,釀酒過程中,最核心的製麴技術不會遭仿冒。

新聞來源: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中國時報】主筆室:輕軌記取機捷教訓 (3700)


桃園機場捷運3月通車營運至今,平均每日載客人數不如預期,僅5萬多人,累積虧損已高達18億元,占公司資本額30億元的60%,慘況再不改善,恐將面臨增資問題。

握有機捷6%股權的台北市政府,已表明若狀況不改善,不會再參與增資。從機捷虧損,似可提早看到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中遍地開花的輕軌,日後恐將成為蚊子列車的窘況。

便捷、舒適的機捷載客率為何不如預期?機捷在2003年由政府接管後,路線規畫曾引爆「長生版」與「中工版」之爭。「長生版」雖牽扯眾多土地利益糾葛,但當時的台北縣政府及地方立委認為機捷須行經人口超過100萬的新莊、泰山、林口等地區,未來區間通勤的大量需求,才能讓捷運發揮最大效益,在民代壓力下,機捷只得繞經許多未開發地區,種下快車變慢車的後果。

而當初寄望的大量通勤族客源,如今卻落空。機捷通車至今,除台北車站、林口、長庚、機場航廈等幾個大站外,其他各站的載客人數冷冷清清,甚至有工業區小站,一天下來只有幾十個人坐車,每開一班車賠一班,有如一個無底洞。有國內外出入境旅客撐腰的機捷都如此了,更何況載客數更少、行車速度更慢的輕軌。

根據統計,六都包括已納入前瞻計畫核定及規畫中的捷運藍圖,總經費高達1兆2000多億元,新增的捷運軌道路線高達890.8公里,是目前北捷營運長度136.6公里的6倍多,這麼長的軌道建設,乘客在哪裡?當年機捷在民代以捷運換選票的操作下,惡果已顯現,前瞻計畫卻依然綁樁畫大餅,可謂「蚊子列車滿街跑,債留子孫不嫌多」。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風傳媒】陳嘉君:陳嘉君觀點:我不接受同志還要繼續屈辱地等兩年 (2323)

婚姻平權法案大法官釋憲結果出爐,青島東路挺同團體歡欣鼓舞。(盧逸峰攝)

婚姻平權法案大法官釋憲結果出爐,青島東路挺同團體歡欣鼓舞。(盧逸峰攝)

昨夜在MOD上看了一部超令人難過的電影「我是布萊克」,是一個官僚殺人的故事。如果你看過戴立忍的片子「不能沒有你」,他就是英國版的「不能沒有你」。一名被從鬼門關救回來的心臟病患者,他是一名建築工人,醫生囑咐他必須休養一段時間,他於是在失業、應徵、就業補助、失業補助的行政申請程序之間被官僚互踢皮球,導致生活困頓無以為繼,終於獲得上訴的資格,卻在開庭前刻,心臟病再次發作往生。在他的喪禮上,朋友代替他唸出他原本開庭時要說的話:

「我不是客戶、顧客,也不是濫用服務的人;我不是規避的人、食客、乞丐,也不是小偷。我不是一個國家保險號碼,也不是螢幕上的一個小點。我有納稅,一毛不少,也很驕傲能如此做。我不逢迎諂媚,但我會直視鄰居的眼睛,適時幫助人家。我不接受或尋求施捨。我是丹尼爾布萊克,我是人,不是狗,因此,我要求我的權利,我要求你以尊重待我。我,丹尼爾布萊克,是國民,既不卑也不亢,如此而已。」

此刻我多麼開心台灣人權史上的大躍進,甚至四點還沒到,就興奮地在臉書上PO出一則獨家報導。但隨後我看到解釋文,便感覺憂心忡忡。

同婚釋憲案,大法官24日做出釋字第748號解釋,大雨無法澆熄群眾熱情。(盧逸峰攝)
同婚釋憲案,大法官24日做出釋字第748號解釋,大雨無法澆熄群眾熱情。(盧逸峰攝)

最好蔡政府是個「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政府,懂得依照最新出爐的第748號釋憲之結果,運用公權力從「主動提供充分保障」的角度,立即下令戶政事務所開放同性婚姻登記,隨後將民法修正案排入第一優先法案,在最短的時間完成修法,讓國家進入憲政常軌,不要政府與人民在兩年內繼續在處於「違憲」的折磨之中。否則......這算一齣什麼樣的戲?或者,蔡政府不做,各縣市政府都可以依照釋憲令立即去做。

兩年的緩衝期,根本是邪惡的。違憲就是違憲,什麼理由都不是理由,怎麼可以「明知違憲」還讓同志繼續被剝奪婚姻的自由與憲法的平等權。我無法想像,這樣的折磨將繼續製造多少無法挽回的悲劇。像畢安生自殺的悲劇,像同志伴侶意外往生另一半無法依法繼承財產的悲劇等等....。政府憑什麼抓住公權力,遇到大法官宣告法律違憲,卻拿不出任何行政命令或暫行措施等,來保障同志長久以來被侵犯的人權,政府真的如此無能嗎?立法院的怠惰,並不是政府「無能」的藉口,政府最重要的義務,就是保障人民的生命、基本權利與財產。

這兩年到底算什麼?就好像一個人被判無罪了,卻無法當庭釋放,「關你兩年,再讓你自由。」真的要這樣荒謬嗎?

*作者為施明德文化基金會董事長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蘋果日報】苗博雅專欄:大人的教育不能等 (2201)


苗博雅/社會民主黨全國委員如果,中小學校課堂的教材、教學內容,都交給「家長會」做最終決定,那我們的教育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們都曾當過學生,我們很明白。如果體育、音樂、美術課的課程給家長決定,可能全部都會變成國英數加強、測驗。如果歷史、地理的授課內容給家長決定,我們可能都還在學大中國歷史、蔣氏父子神話。如果公民課的教材給家長決定,可能三民主義還是必修。如果數學、物理、化學、生物給家長決定呢?首先,家長會要先有足夠的理工碩博士成員,才能看得懂教材,而有些家長可能會主張,教材不得違背特定宗教經典的教導,例如,生物課本不准提演化論。或者,要提演化論一定要同時教上帝造萬物的創造論。別以為這是笑話。生物課的「爭議」在美國部分州,真的發生了。而在台灣,「家長會掌握教材與課程最高、最後審酌權」的鬧劇,現正熱映中。台北市議會有議員提案,主張「性平教育教材、課程,家長有最高、最後審酌權,性平教育應交由各校家長會決定,任何性平教育素材、演講、教學,都要經過家長會議決」。此提案的內容,不只是開教育的倒車,甚至是開民主的倒車,竟獲得跨越藍綠26位議員的連署。令人不禁懷疑,本應負起把關之責的民代,真的有拿出專業在問政嗎?按《教育基本法》規定,人民為教育權主體。教育要服務的對象是學生,不是老師,更不是家長。同時,《教育基本法》也明文規定教師的專業自主權,不容學校或主管機關恣意侵害。「家長對教材有最高、最後審酌權、有權議決教材」的主張,不只欠缺法律依據,更明目張膽地違反了《教育基本法》,甚至牴觸性平教育的核心理念。為何我們需要性平教育?正是家長不會教、不願教!過往多數家長對性教育、性平教育三緘其口、支支吾吾,青少年只能以A片、網路、道聽塗說等方式尋找資訊。在避而不談的風氣下,不僅性侵害受害者求助無門,甚至讓帶著錯誤觀念的青少年成為性/別暴力加害者而不自知,釀成多少遺憾!校園性平教育,就是要補上家長刻意迴避的教育缺口。我反對國家以教育之名遂行洗腦之實,任何教材都可以且應該在正當法律程序之下被公民們審視、檢討,性平教材也不例外。但家長會的開會程序欠缺民主問責機制,成員組成也往往欠缺多元階級、性別觀點,「家長會議決所有性平教育教材」的主張,必將讓教材失去專業性、無法依正當法律程序被審視檢討,讓教育淪為少數恐慌家長矇住學生眼睛、塞住學生耳朵的「無知之布」。反民主、反專業的教材審議程序,對所有的孩子,都是極為不利的。在此,借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段落。思琪遭性侵後,作者安排思琪試圖向母親求助的場景:「剛剛在飯桌上,思琪用麵包塗奶油的口氣對媽媽說:『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媽媽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麼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思琪一時間明白了,在這個故事中父母將永遠缺席,他們曠課了,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若性平教育退出校園,這樣讓人心驚、心痛的場景,勢將更頻繁上演。台灣的教學現場,性平教育遲到數十年,好不容易在14年前開始補課。或許,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讓恐慌的家長以及疏懶的議員補習進修性平教育。別讓孩子因為父母的恐慌而「被曠課」了。

圖為北市議員王欣儀提案內容。作者提供

圖為北市議員王欣儀提案內容。作者提供

更多苗博雅文章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蘋果日報】裘佩恩:這種亞洲第一真的好嗎 (2957)


裘佩恩/律師、下一代幸福聯盟法律顧問亞洲歷史上第一宗同性婚姻釋憲案,於5月24日下午產生釋字748號的釋憲結果,大法官決定了台灣未來的婚姻制度修法方向,除非通過之專法為同性伴侶法,否則任何形式的同婚立法,都會讓台灣成為華人社會中傳統婚姻制度崩解的第一個角落,也會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的同婚合法國家。但是我們應該要思考的是:這種亞洲第一真的好嗎?承認同婚和異性婚同為合法婚姻,無非重新定義了婚姻制度,將原本「共同生活、生養後代」的二重目的,修改為只要有「共同生活」即可成立婚姻,如此一來之後「近親婚」、「群婚」似乎也無反對的理由。現行《民法》婚姻與家庭是結合在一起的,保障血源來自父母的婚生子女,和父母成立家庭,受國家獎勵、保障,也是國家鼓勵人民生產下一代的方法。而在此少子化的台灣,同婚合法真的合乎我國未來的國家利益嗎?另外,台灣人民準備好了嗎?多數人民的聲音、民意,和大法官釋憲的結論不同的時候,如何解決?立法院在兩年內立法期,又會受到多少民意的挑戰?若是發動公投,而結果與釋憲結果相違背時,又要如何處理?台灣還不夠亂嗎?一個同婚議題,在尚無共識前強制限期立法,是要引起多大的社會對立?同婚問題看似只是少數人的人權問題,但是其實是影響國家社會的。依外國同婚通過後的情況來觀察及預測台灣的未來,目前已經可以看到的有:通姦除罪化(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已經提出),同志教育藉性平教育之名進入校園,而且講學自由受限(台大一夫一妻考題遭罰、成大婚姻家庭通識教育課程違反《性平法》)、歧視的帽子廣布,甚至網路霸凌(娛樂圈不敢有反對同婚的聲音),這些都已讓人驚覺怎麼會有一種立場是不容許不同的聲音?這是什麼樣的自由民主?日後還可能發生的有:教育現場教異性婚也教同性婚,性教育教異性戀的性教育也教同性戀的性教育、反歧視的訴訟出現、人工生殖及代理孕母的合法化等等,台灣的自由人權看似向上提升,道德、國力則可能向下沉淪。同婚問題,不只是法律問題,也是社會問題、道德問題、教育問題,台灣的司法精英,聽不到多數人民的聲音,未顧及華人社會千年傳統及下一代將面臨的挑戰,以短短的兩個月,14位大法官即指引了未來同婚的立法方向。已經可以預見台灣下一代,將面臨更大的挑戰,而人民的力量真的很小,只有一張選票而已,但是累積起來的力量,卻足以改朝換代。歷來執政者,如失民心,無法掌握民心向背,就等著接受選舉的結果吧!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

【關鍵評論】李修慧:也有大法官「反對」釋憲結果:同性婚姻不是普世人權 (2646)

(中央社)
針對同性婚姻,大法官今天做出釋字第748號解釋,認為現行法令未保障同性婚姻,有違憲法。但在釋憲文中,也有兩位大法官黃虹霞、吳陳繯提出不同意見。

大法官黃虹霞在《部分不同意見書》中表示,她認為同性伴侶有權自主決定是否相戀、相互扶持,法律也應該對同性伴侶的關係提供保障,她也同意滿20歲者,依法有完全行為能力,有權自主決定要不要結婚、與誰結婚。

但她不同意這次解釋文中關於「婚姻自由」部分的論述。748號釋憲文表示,同性戀伴侶的關係與異性戀伴侶沒有差別,社會大眾也不能以「是否有能生兒育女的能力」來區分同性戀和異性戀。這兩點大法官黃虹霞都不同意。

她說,釋字第554號解釋文開宗明義,揭示「婚姻及家庭是社會形成與發展的基礎」。試問:不可能自然生育子女的同性伴侶,怎麼能提供社會形成與發展的基礎?婚姻章是民法親屬編之一章,由立法體例就可以知道:婚姻是親屬關係的根本,所有親屬關都因婚姻關係而衍生;而婚姻衍生親屬關係的常態表現方式,不正是因婚姻而自然生育子女嗎?

大法官吳陳鐶則提出《不同意見書》,理由包括認為台北市政府的聲請不合規定;受理本件臺北市政府之聲請,有違權力分立原則,使本院淪為各行政機關法律諮詢機構之角色。

他主張,憲法保障之婚姻自由限於一夫一妻,是否變更,涉及整個社會及文化價值觀之變動,不應一昧地仿效他國,而應由代表立法院,經由立法程序決定。

吳陳鐶也認為,現行民法規定之婚姻以一男一女為限,多數意見反客為主、倒果為因,認為婚姻自由不限於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是邏輯謬誤;同性婚姻不是普世保障之人權。

相關報導:



原文連結
繼續閱讀